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我国酒的历史是从何时开始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3-08-23展开全部酒,是我国的传统产品。我国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其中《史记·殷本记》关于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为长夜之饮”的记载,以及《诗·豳风·七月》中“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的诗句,都表明我国酒之兴起,已有五千年的历史了。所以说,酒文化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象征。

  我国酒文化的营销典范“茅台集团”,正是在酒文化营销过程中赢得的市场。它的发展定位是“做好酒的文章,走出酒的天地”。有人说:文化酒是为“茅台”量身订造的概念。然而,文化酒时代不是等来的,而是做出来的。实施文化酒战略的过程,就是以酒文化去做市场的过程。在作坊酒时代,茅台以其卓越的文化脱颖而出;在工业酒时代,茅台被钦点为国酒;而在广告酒时代,由于茅台的陈陈相因就只有 “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份了;当品牌酒时代到来时,茅台又苦于难以走上规模化扩张的品牌输出之路而一蹶不振;随着市场向名优品牌的集中,茅台终于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文化酒时代。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远在三国,集政治家、军事家、诗人为一身的魏武帝曹操,在他的《短歌行》诗中就发出了此感叹,致使杜康的大名气贯长虹、世传千夫。算起来,杜康酿酒足有5000多年的历史了,其知名度可谓家喻户晓。据史书载:杜康牧羊于空桑涧,“余粥弃于桑,郁积成香,竟有奇味,杜康尝而甘美,遂得酿酒之秘”,从此以酿酒为业。杜康被周平王封为“酒仙”,杜康酒被封为“宫廷御酒”,杜康造酒之处被封为“杜康仙庄”。除了曹操以诗抒怀对杜康发出的感叹外,还有唐代诗圣杜甫“杜酒频劳动,张犁不外求”的自豪;更有宋代理学家邵雍“喝一辈子杜康酒,醉乐陶陶”的千古绝唱等等,历朝历代对杜康酒以诗文书画的形式进行赞颂者真是不胜枚举。这一切,都丰富了杜康酒文化的内涵,构成了“佳酿之祖,世传杜康”的历史延续性,也因之成为举世公认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酒。

  杜康酒的文化名气,除了取决于其酒本身的内在质量外,更多的恐怕还是得益于古今中外文化名人包括政界巨头的赞美与宣传。在一定意义上讲,杜康作为历史文化名酒,是以历代文化名人为主流,包括帝王将相在内,对该酒不断品评、赏识、推崇、咏赞的结果。由此可以说,文化酒必然是经过文化洗礼和文化梳妆的酒。由于是先有酒,后有酒文化,而酒文化又孕育了文化酒,文化酒的日臻成熟,更反过来促进了酒文化的继续发展,所以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辩证统一关系。

  从简析“杜康”这一历史文化名酒的成因中,我们不难推论出,酒文化与文化人为特定的酒所做出的各式各样的“文章”密不可分。从古至今,与酒有关的“文章”可谓浩瀚。自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就已闻到了浓烈的酒香。饮酒的文人一多,便出了许多著名的“酒徒”。在杜甫的《饮中八仙歌》中就写了李白、贺知章、张旭等这些著名的“酒徒”。当然,杜甫称他们为“仙”,李白也自称“酒中仙”,并且留下了不少与酒有关的传世杰作和经典名句。如:他的《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中,“黄金白壁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还有《将进酒》中脍炙人口的“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等等。“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欧阳修这篇著名的《醉翁亭记》,其高论可谓耐人寻味,发人深思。

  不仅诗如是,在我国传统绘画及中国文化特有的艺术形式书法中,这酒的“文章”更是活泼万端、传承发展。流播世间的无数书画佳品根本无须多言,而与这些名人大家相关的“酒缘”传闻也是为数颇丰。比如,“吴带当风”的画圣吴道子,作画前必酣饮大醉方可动笔,据说他醉后作画,挥毫立就。“元四家”中的黄公望也是“酒不醉不能画”。郑板桥的字画不可轻易得到,时人皆知,但若以美酒款待,在他醉意中求画,即可如愿。草圣张旭,“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于是有其“挥毫落纸如云烟”的《古诗四帖》。醉僧怀素,酒醉泼墨,方留其神鬼皆惊的《自叙帖》。该帖通篇狂草,笔笔中锋,如锥划沙盘,纵横斜直,无往不收;上下呼应,如急风骤雨。不难想见当年操觚之时,心手相知,豪情勃发,一气贯之的情景。“书圣”王羲之,醉时挥毫而就的《兰亭集序》,“道媚劲健,绝代所无”,而至酒醒时,“更书数十本,终不能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