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桌上只是象征性地劝了几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3-12-30展开全部(一)如果自己真不能喝,丫就别开第一口,端着饭碗夹了菜一边吃着去

  规矩一:酒桌上虽然“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但是喝酒的时候决不能把这句话挂在嘴上。

  规矩五:自己敬别人,如果不碰杯,自己喝多少可视乎情况而定,比如对方酒量,对方喝酒态度,切不可比对方喝得少,要知道是自己敬人。

  规矩七:自己职位卑微,记得多给领导添酒,不要瞎给领导代酒,就是要代,也要在领导确实想找人代,还要装作自己是因为想喝酒而不是为了给领导代酒而喝酒。比如领导甲不胜酒力,可以通过旁敲侧击把准备敬领导甲的人拦下。

  规矩八:端起酒杯(啤酒杯),右手扼杯,左手垫杯底,记着自己的杯子永远低于别人。自己如果是领导,知趣点,不要放太低,不然怎么叫下面的做人?

  规矩十一:桌面上不谈生意,喝好了,生意也就差不多了,大家心里面了了然,不然人家也不会敞开了跟你喝酒。

  规矩十三:假如,纯粹是假如,遇到酒不够的情况,酒瓶放在桌子中间,让人自己添,不要傻不垃圾的去一个一个倒酒,不然后面的人没酒怎么办?

  规矩十四:最后一定还有一个闷杯酒,所以,不要让自己的酒杯空着。跑不了的~

  规矩十五:注意酒后不要失言,不要说大话,不要失态,不要吐沫横飞,筷子乱甩,不要手指乱指,喝汤噗噗响,不要放屁打嗝,憋不住去厕所去,没人拦你。

  规矩十六:不要把“我不会喝酒”挂在嘴上(如果你喝的话),免得别人骂你虚伪,不管你信不信,人能不能喝酒还真能看出来。

  规矩十七:领导跟你喝酒,是给你face,不管领导怎么要你喝多少,自己先干为敬,记着啊,双手,杯子要低。

  在我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中,酒文化无疑占据了极重要的份额,而我以为酒文化的精髓不在酒本身的品质和渊源,更在于它与主体间亲密接触的最辉煌时刻,也就是酒桌文化。我只所以下这样的定义,源于我多年来奔波在祖国的大江南北,有幸见识各地精彩纷呈的酒桌文化之冰山一角,并且无数次被该死的文化打垮在地,溃不成军。

  山东:必须先说山东,因为山东的酒文化底蕴最深厚,山东人民创造性地将孔夫子“以礼待人”“诲人不倦”的思想反映在了酒桌上,令人叹为观止。在临沂吃晚饭,落座不久,上来一个小伙子,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三小杯白酒,毕恭毕敬地举过头顶,说是敬老师的,我心说推销员你们也管叫老师啊,心花怒放地喝了,刚放下杯子,又有人端盘子上来,“老师,这是我敬您的”,又喝,第三个上来时我才反应过来,他们一口不喝就等着看我洋相呢,后来还每人斟上了一大杯,说按规矩第一杯必须三口喝光,NND,凉菜还没上齐,我就倒了。

  还是山东,济南:中午请设计院的吃饭,在座除了文质彬彬的书生还有不少姐妹,书生们连发难都是很斯文的:上条鱼,餐盘一转,头三尾四,鱼头对着谁谁喝三杯,鱼尾喝四杯,我正开心呢,鱼肚子对着我,却听有人淡淡地说:腹五背六。真正厉害的角色是那些作满脸羞涩状的姐妹们,记不得跟我说了些什么了,反正都说的一套一套的理论与实际相结合,不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几无可能。

  内蒙:外面下着雪,蒙古包里却很暖和,羊羔肉极美味,烧刀子也极辛辣,几杯下肚头已经喝晕了,下定决心不喝后怎么劝我也不端杯子,于是有人请来了烧菜师父,见他左手托着个银碗,右手捧着条白哈达,在我身边载歌载舞。世上人们所有的痛苦几乎都来自选择,当别无选择的时候,剩下的也许只有快乐,后来他们跟我说那天我醉倒时都是面带笑容的。

  福建:我在福建喝酒基本没有畏惧感,天气的原因那儿全年大都喝啤酒,而且都是度数较低的本地酒,酒杯是约一寸高的小口杯,一口一杯也能让酒量不大的人感受豪爽,在武夷山脉的一个小镇,刚开场坐上座的就拿来一个做工精美的小盆,打开三瓶啤酒,悉数倒入,捧起来就喝,然后端到我面前,说剩下的一半归你,这是我们敬贵宾最隆重的方式了,我不得不信,也不得不喝。那以后,每至餐桌我都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轻视任何对手,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四川:成都人喝酒也很豪爽,虽然偶尔会耍些花招,但追求的是主客同欢,如果自己倒了希望别人也别立着。第一次喝“花酒”就在成都,那次一顿了6种酒,依次是:杨梅酒、葡萄酒、黄酒、白酒、啤酒、洋酒,喝完白酒,气氛已近鼎沸,有人提议喝潜水艇,就是在大杯的啤酒里,连杯带酒沉入小杯洋酒,然后一饮而尽。酒兴上来所有人都是豪气冲天,仿佛整个世界也不过是手中的一杯酒。

  广西:山水独特的地方,吃喝的环境也别具一格,吊脚楼外大片的竹林,风一吹沙沙作响很有意境,只是实在吃不惯菜里的酸笋味,也没法消受自酿水酒里的怪味,许是考虑到饮食习惯,桌上只是象征性地劝了几杯,席至半途,来了两个个身着民族服装的姑娘,随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跳着跳着就跳到我面前端起杯子并唱上了祝福的歌,我摇摇头,她居然伸出芊芊玉指揪住耳朵,杯子往嘴里直灌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