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萦

  酒,作为世界客观物质的存在,它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它炽热似火,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萦,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力大无穷,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处,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酒,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它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而是一种文化象征,即酒神精神的象征。酒是水之精灵,水因酒而丰满,而韵味流长。每个人生下来时,有人说其人生是一张白纸,漫漫岁月里,涂画什么便是什么。我说,每个人生下来时有如一杯或一碗白水,漫漫人生路,这碗白水,你加进什么就变成什么。加进糖,水甜;加进醋,水酸;加入黄连,水苦。若加入酒曲,用心来精心酿造,用爱来小心贮存,用岁月来窖藏,然后,就是执著的坚守,不变的信念,痴痴的等待。酒,慢慢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