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易中天:酒与中国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认为,酒具有协调人际关系的功能。或者说,喝酒主要是为了处理人与人的关系,而不是处理人与自我的关系。

  因此,中国从来就有喝酒的礼仪和规矩。但是现在包房里席位的安排,简直不伦不类,很没文化,应该改革。

  而且,跟酒有关系的字,也都以“酉”为部首,比如:酿酒的酿、醉酒的醉、酌酒的酌和酗酒的酗:

  此外还有酝酿、酩酊、酬酢。酬酢就是酒宴上相互敬酒,主人敬客人叫酬,客人回敬主人叫酢。还有配,是用不同的酒调出的颜色,以后才引申为配偶、配合、匹配、分配、调配。哈,原本媒婆就是调酒师。

  当然,酉为部首的字也不都是酒。比如醍醐灌顶的醍醐,就是从酥酪中提取的奶油。酥和酪都是奶制品。即便马奶子,也不是果酒或粮食酒。

  醋也不是,但与酒有关。实际上,醋的第一种意思是酢,也就是客人回敬主人。第二种意思才是调味品,也叫酸。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人说因为醋起源于酒糟,也有人说酒酿不好就会变成醋。古时的作坊,往往酿酒也酿醋。宋代,酒和醋都实行专卖制度,由国家垄断资源。民营企业要酿酒酿醋、卖酒卖醋,得向官方申请特许经营,还必须购买使用国企生产的酒曲,政府趁机大发横财。

  国营酒厂直属和使用官曲酿酒的酒店,在宋代就叫正店。正店的酒成本高,价钱也高,必须促销。手段则有两个,一是在门口挂出“正店”的招牌,表示本店安全可靠,不卖假酒和劣质酒;二是在招牌旁边悬挂红栀子花灯,表示有陪酒女郎甚至。元代甚至在官酿新酒上市时组织歌女游行,类似于今天的车模。

  不过,正店的利润还是很高,因为与官方关系密切。难怪宋代民谚云: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欲得富,赶着行在卖酒醋。

  事实上,从商代起,用酒量最大的就是王室。所以,商代不但有酉,也有酒,而且字形就是这样:

  大王赐酒,执法官站在旁边,监察官站在背后。臣心惊胆战,诚惶诚恐,低头伏地,不到一斗就醉了。

  乡里聚会,呼朋引类,握手言欢,相邀成对,男女杂坐,眉目传情,面前有落下的耳环,背后有丢掉的发簪。这时喝上八斗,也不过两三分醉意。

  再往后,夜深人静,杯盘狼藉,宽衣解带,男女同席,这时臣忘乎所以,能喝下一石。

  这个结论牵强附会,我甚至怀疑淳于髡有没有说过这话。实际上他表达的意思是:酒量与心情和场合有关。因此,我们应该能看出别的意义来。

  第一种关系,酒无能为力,起作用在后面两种。一般地说,西方人喝酒,偏重于处理人与自我的关系;中国人喝酒,偏重于处理人与人的关系。如果自斟自饮,那是好(hào)酒。即便如此,也会想象有人同饮: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并不奇怪,因为中国文化的思想内核是群体意识。在这种意识下,人际关系是最重要的。如果不会做人,就很难立足于华人社会。如果不会喝酒,也很难在官场、商界和江湖上混。

  能喝白酒喝啤酒,这样的员工要调走;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同事我放心。当然,八项规定之后,好多了。

  简单地说,乡饮酒礼就是国君定期或不定期地邀请社会贤达一起喝酒,并就国家大事征求意见,相当于酒会形式的政治协商会议。值得注意的有两点:第一,席位是按照年龄大小来安排的,叫序齿。第二,就是乡字。

  很清楚,乡,就是两个人面对面,当中一个饭桶或者酒坛,也就是共食或共饮。换句话说,乡亲就是在一起吃饭或者喝酒的人。而且,是平等的。

  简单地说,就是主人面对房门,主宾坐在右首。上菜倒酒的时候,从主宾开始,然后主人,顺时针方向旋转。必须顺时针,因为逆时针是向遗体告别。

  我不知道发明这种安排的人,懂不懂中国传统文化。这里面的前提,是默认房门在南。主人面对房门,就是坐北朝南,这叫君位。背对房门面对主人的,叫臣位。因为面门靠墙的席位最安全,背对房门的最危险。万一来了刺客,他要挡枪挡刀挡子弹,所以这个位置往往坐副手或者办公室主任。

  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主人要坐在东边,叫东家。客人坐在西边,叫西席。东家看见的是夕阳西下,西席看见的是旭日东升,这是把好位子让给了客人,才是待客之道,也才是礼仪之邦。

  现在客人倒是在西边,却又不是正西,何况主人还不在东边。主人坐君位,客人坐西席,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简直不伦不类,太没文化。

  其实一旦进入社交领域,喝酒就不是小事了。它体现出来的,是一个人的教养和气质。

  虽然我不喜欢太平天国,却不妨给大家讲一个翼王石达开的故事。传说他军进西南地区时,当地少数民族曾请他喝酒。这种酒用五谷杂粮酿成,装在坛子里,喝的时候用手抱住吸管吸。

  

  酒啊,装在瓶里像水,喝到肚里闹鬼,说起话来走嘴,走起路来闪腿,半夜起来找水,早上起来后悔,中午端起酒杯还是很美!

  喝酒是和平年代没有硝烟的特殊战争,其成本之高,伤亡之大,场面之惨烈,不亚于一场核战争,往往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或是同归于尽。这种战争以在亲朋好友之间展开为主,是在欢歌笑语中直接攻击对方肝肾胃等要害部位。

  酒战期间,作战双方以“感情深一口闷、感情铁喝吐血”为指导方针。以“宁让肠胃穿个洞、不让感情裂个缝”为突破口,以“你不喝、我不喝、我们感情必滑坡”为着力点,以“你不醉、我不醉、商务酒店没人睡”为支撑点,采用“酒风如作风、酒品如人品、酒量如胆量”等强大舆论攻势,麻痹中枢神经,摧毁抵抗意志,消除恐惧心理,使举杯者视死如归!感情越深伤势越重,甚至牺牲!

  这种战争源于古代盛在当今,是古今中外最富人情味的战争形式。往往是屡败屡战,乐此不疲!

  ——谨转此文,献给为工作、为生意、为前程、为友情,唯独不为健康,经常奋战在酒桌上的同志们!

  10、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