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酒与中国文化

  欧美股市继续下跌!基金业协会:市场最差时就是投资最好的时候;低于1万?银行理财门槛有可能再降!

  4、家族珍藏(Reserva de Familia):基本上标示该酒庄中最好的葡萄酒。也可能其他类似的模式来表达,比如蒙特斯酒庄(Montes)用欧法M(Alpha M)、富乐(Folly)等来命名最好的葡萄酒。

  如果要写一部关于酒与中国文化的论文,那绝对是一部鸿篇巨制,难以写尽,难 以写全。中国古代的文人大多嗜酒,他们悲伤时候喝酒,得意时喝酒,甚至为了激发诗 情无事也喝酒。因为酒是一个浪漫的液体,在酒精的作用下,文人会露出他们最真实的 一面,率性的一面。他们心中压抑的情感,蓄积的宏愿会毫无保留的表露出来。 若要选出一个作品与酒结合最为密切、最为完美的诗人,那毫无疑问,是“诗仙”李白。 李白,中国文学史上的璀璨的明星,百年难遇的杰出天才,也是一位浪漫主义诗人。何 谓浪漫?即想常人之不敢想, 说常人之不敢说, 做常人之不敢做, 飘逸出世, 超脱如仙。 旁人或许会很羡慕这种浪漫的气质,然而人毕竟身在世俗,绝对的浪漫是无法实现的, 而李白的浪漫也造就了他一生的郁郁不得志。 李白的确是个天才, 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故而他性格张狂, 豪放洒脱。 在他预想中, 凭一己才气,取功名利禄不在话下。他身有侠气,做事不拘一格,放浪形骸,俨然一个 浪子。他以为欣赏他的人自会懂他,其他人的看法他也不在乎。 二十五岁, 李白出蜀, 离开家乡, 开始游历。 他内心渴望做官, 可是又不想主动去追逐, 故作清高地他希望有人赏识他的才华从而举荐他。直到他 41 岁,因道士吴筠的举荐, 李白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李白以为自己的春天来了,得意万分。唐玄宗也十分赏识 他的才华,对他十分礼遇,让他做自己的文学侍从。李白虽以文章著名,但是他出仕绝 非只想做一个作诗供皇帝取乐的文学侍从,这是他梦想破灭的开始。 官场是一个神秘的隐形战场,充满了尔虞我诈,以李白的狂妄劲是难以生存的,自然更 不会太得志。三年之后,李白基本对前程失望,他实在想不到自己曾经孜孜以求的理想 竟然会是这样的惨淡, 自此他更加放纵自己, 得罪了不少权贵。 终于, 李白被赐金放还。 李白大歌一曲“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一脸的不屑,实则内心伤痛落寞。 这之后,李白继续游历,在洛阳见到了杜甫,又游历山东,再下扬州、逛会稽。赐金放 还八年后,李白与有人岑勋、元丹丘登高宴饮,纵情放歌。此时李白已经是五十一岁老 者,头发已经斑白,往日的轻狂在额头留下道道深痕,可在酒精的作用下,李白仿佛回 到了年轻时, 忘掉了这几十年间的悲喜离合, 抛开俗世的纷纷扰扰, 唱出了千古名篇 《将 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将进酒》是汉乐府的一个曲调,题目的意思也很直白,就是一首劝酒歌,可李白在劝 酒的同时也直抒了心中悲情与豪情,使得多年以来心头的苦闷来了次淋漓尽致的释放。 开篇就是两组排比长居,气势磅礴,扑面而来,一如李白以往的风格,狂放而充满想象 力。虽使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但也难掩李白心中对于人生苦短的悲叹。此时,他已过 知天命之年,回望半生,可谓一事无成;展望前程,茫茫不知何方,怎能叫他不心中悲 伤慨叹。 不过李白不是容易伤感的人,即使伤感也不会长久,他安慰自己,人生最重要是什 么?难道是为了功名利禄吗?那些都是虚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啊!事已至此,他也没 有别的办法了,只能什么都不去想。喝酒,还是喝酒吧!每个人生下来都有其用处,黄 金千两用光了还会再有,人生失败过又何妨,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应该放弃希望! 罢了,还是不想这些了,烹羊宰牛,姑且作乐吧。不要为那些俗世所扰,这样的老友重 逢的开心时刻,就算一次痛饮三百杯也不为多。岑夫子、丹丘生,你们快喝,不要停下 杯子,且听我来给你们高歌一曲,你们侧耳倾听。 李白下面说了一个大道理,是说给好友听的,其实更是给他自己的:那些钟鸣鼎食的生 活固然好,但是失去了又没什么可惜的,我现在只希望长醉酒乡,永远都不要清醒。古 代的那些圣贤哪一个不是寂寞的啊?只有那些喝酒的人才能流传美名啊。这段话中,李 白其实已经彻底陷入了悲观,现实的不如意已经让他对整个尘世失望,产生了一种厌世 的情绪。他不愿清醒,因为清醒就会看到社会的残酷,他宁愿一直醉着,就那么迷迷糊 糊,纵然什么都不知道,但也落得个开心。这种洒脱的背后,是李白深深的无奈。 陈留王曹植政治失意,为兄长魏文帝曹丕所妒,被放逐,每日也是以酒度日,在酒乡沉 醉,以摆脱现实对其内心的折磨。此时的李白的心境与曹植是何其的相似,自然一想到 曹植,心中就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店家啊,你为何说我的钱不多呢?快去买酒来让我们喝个够。牵出名贵的马,取出昂贵 的大衣,当了它,换了钱换美酒。今日,要不醉不休!我要在这酒乡中沉溺,用酒来消 融我无穷无尽的万古长愁。 可是,酒醉就好似做梦,终有醒来的那一刻,而李白心中的万古长愁依然那般,不会多 一点,也不会少一点。八年前,李白带着破碎的心离开长安,他游遍四海苦苦寻找自己 的位置,而如今“白发三千丈,缘愁是个长”,到了人生暮年,依然是一事无成,怎能叫 他不痛心疾首。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而期望越高,摔下来就越痛,后世人总是妄图走 进李白的内心去诠释,可是谁又能真正地理解他。 歌罢,李白躺倒在地上,一曲《将进酒》让他使出了全身的气力。他大口地喘着,望着 浑浊的天空, 他真的是老了。 他抓起酒坛, 酒洒在他的脸上, 与他的两行浊泪汇成一股, 缓缓地滴下,滴到尘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