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中国圣人: 书圣: 诗圣史酒草武???

  在媒体传播方面具有很多亮点和创新,本次活动的宣传,在遵义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下,由市委宣传部外宣办(政府新闻办)总体统筹,现场展示由中国酒类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专业媒体、覆盖40多万酒类从业者的酒业家传媒承接,特别联合人民网将全国几十家媒体纳入传播矩阵,保证每一站的宣传活动都覆盖了从全国性媒体、地方性媒体、酒类专业媒体,从传统媒体到抖音、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全方位传播。本次系列活动实现了每一站到场媒体多达40家以上,活动开始前一周以上进行多方位预热宣传。数据表明,在上述媒体的共同宣发下,每到一站各种媒体的传播达5000千万以上人次,本次系列活动有效传播数超过5亿人次。

  酒文化中的“情”,文人借杯流露得最为透彻,尤其是其中的闲情和苦意,闲情之时,握杯享受,自有一番乐趣。这中间不需渲染,逸致自然。陶渊明“过门辄相呼,有酒斟酌之”和李白的“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不缠琐事,不涉流俗,凸显了闲情。白居易的《问刘十九》更见闲趣,其诗句平淡,却透着一股深情。残杯,指装有剩酒的杯子。这剩酒或为盛宴弃余,或为独饮罢酌,用一“残”字,多有伤感之情,几乎成为命运多舛、坎坷人生的倾诉,往往表现出当时凄楚的情景。酒文化中的“情”,多半在残杯中感人至深。杜甫曾在长安困守十年,其时之作《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直抒胸臆,把误身受辱的遭遇和创伤写得极其悲慨,却又无可奈何。其中两韵是: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这只杯,与白居易雪夜邀饮的杯相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苏东坡、李清照等人写到残杯,有窘况,有怀念,却不像杜甫那样实实在在,使人难堪,而情感的起伏,则比杜甫深沉得多。这又是酒文化中另一种回荡人心的“情”,杯成了当时情景的见证,凄之,惨之,怜之,惜之,都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嘉宾简介:王学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著有《中国人的饮食世界》、《中国流民》、《华夏饮食文化》、《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中国饮食文化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