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如果是饭店餐桌上普通的大众类白酒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一瓶茅台酒多少钱?15年茅台贵宾酒为3060元,一斤装,如果以半两的杯子来盛,也就20杯;3060÷20,每杯等于153元。不便宜。

  ◆如果是饭店餐桌上普通的大众类白酒,就算100元吧,倒20杯,每杯相当于5元,不贵。

  ◆如果是二锅头呢?最普通的红星二锅头一瓶也就8元,8÷20,每杯仅为4毛钱。

  至于第三种情况,说实在的,对于好饮的人来说,我相信大部分人(特别是北方人)都喝过红星二锅头。嗜酒如命的人,向来“嗜”得都很便宜。

  可悲吧?我们曾经无数次地用区区几块钱、甚至几毛钱,就很便宜地(说难听点是“很贱”)毁灭了自己!

  买酒时看到GB/T10871你就要小心一些了,一定要注意,标准酱香型白酒的国标是GB/T26760,二者是有区别的。

  要想鉴别酒的好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学一下如何做裸体酒。裸体酒就是给酒点一把火,把它的酒精烧光,把酒的衣服给扒下来,这个时候剩下的酒就叫裸体酒,这是一种酸酯分离的手法。纯粮酿造的酒做裸体酒之前是清澈透明的,做成裸体酒之后会变得很浑浊,入口细细品味会有粮食发酵的酸味,酸味之后会有一点淡淡的甜味,甜味之后又会有一点淡淡的酒糟味,舌根上还会带有一点淡淡的苦味。如果入口是像小便一样骚涩的味道,那它里面一定加了食用酒精——不管是薯干酒精、糖蜜酒精还是玉米酒精,它们都有这个特征。

  最近,由湘西酒鬼酒被媒体送检检出塑化剂导致的中国白酒信任危机愈演愈烈,十几天来,整个在中国股市上白酒板块蒸发掉上千亿市值。在香港,自称是茅台投资者的网民“水晶皇”购买茅台后送检,结果显示,号称中国最好的白酒的茅台,似乎也难逃塑化剂的魔咒。“水晶皇”的这次送检,由于购买和送检过程未经第三方见证,且仅送检了一家检验机构,所得出的茅台的塑化剂数据是否可信还有争议,但仍导致白酒行业的极大震撼。12月12日,在贵州茅台有限公司在贵阳的记者会上,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马勇为茅台辩解称,即便是按“水晶皇”所送检的,DHP检出值3.3的结果,按照欧盟相关标准每日每公斤体重50微克的耐受量折算,每人每天喝两斤茅台酒,仍符合欧盟食品安全标准给出的人体耐受量的限值。但问题是,本不该出现在食品中的化工制剂,为何出现在酿造白酒中?但广州的新闻周报《时代周报》昨天刊发的报道称,塑化剂的使用,在中国白酒,尤其是目前市场主流的勾兑白酒中非常普遍。塑化剂事件曝光后,虽然各大白酒厂家对外界宣布,所以有塑化剂产生,是因为在酿制及运输过程中,由输送管道和装酒容器为塑料制品而致,并称已在全面整改,而茅台之前也对媒体表示,已经基本杜绝了生产过程中塑料制品的使用。据该报道,在中国当前的酿酒行业中,凡是以勾兑为主的酒业,基本都有塑化剂的产生。而中国多数白酒含有塑化剂,最主要的原因是—勾兑。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为节约粮食,推动酿酒工业发展,新工艺的勾兑白酒被提上前台。这就是后来中国白酒勾兑的开端。目前中国市场上的白酒,以川、贵为原酒输出大省。除此之外,任何品牌的所谓名酒,基本上以上述两省的“原酒”进行二次勾兑。勾兑酒(包括众多所谓“名牌”)在勾兑过程中,除了用“酒头”(原酒),还要用到一种神奇的“食品添加剂”,如果不用这种“食品添加剂”,制出来的白酒口感就会差很多。大量白酒生产厂家无一例外地全部使用这种“食品添加剂”,造成白酒塑化剂严重超标。根据该报调查,市场上可以购买到这类的勾兑添加剂。勾兑白酒大量使用和添加塑化剂,主要的作用是防止出现液体分层。众所周知,酒精溶于纯水,但食用酒精不是纯酒精,勾兑过程中必须要加香精等众多添加剂,故采用勾兑工艺的酒水如果不添加塑化剂,长时间放置会造成上半部分喝着是水味,下半部分喝着是酒精加香精味。此外,塑化剂还可以增加浓稠感,也就是白酒行业中常说的挂杯。此外,很多厂家对外宣传自己的高档白酒是所谓年份酒这个噱头,因为年份越久价格越高。关键是,众多酒厂根本没那么多窖藏,消费者判断年份长短的唯一依据,是色泽和黏稠度。这就给生产厂家提供一个机会—靠塑化剂来增加酒的黏稠度,标注年份越久的添加得越多。塑化剂是塑料工业的传统叫法,在塑料工业中,这类酯类有助于改善塑料的理化性质,如韧性等,所以新的塑料制品闻起来往往有很浓烈、很特殊的香气。四川大学化学工程学院教授唐敏告诉该报记者,现代人追求享乐,白酒里原有的醇香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香味无限的追求,而大部分有机化学反应过程极为缓慢。中国古人并不知道“窖”与“香”之间的关系,把“香”的来源归功于“窖”,因“窖”而“香”,而不知道是因为酿制白酒里的杂质,如:有机酸,跟醇结合构成酯,而所谓的“窖香”就是酯香味,所以才有了把白酒分为“窖香”、“窖藏”等概念。唐敏说,现在的白酒生产厂商很懂化学,不再用“窖藏”办法提升香味。为了获取最大限度的经济回报,最多快好省的办法就是:酒精或原酒+水+酯。这个“酯”其实就是塑化剂。有的地方还把“酯”取了一个更好听的名字—陈化剂。唐敏还表示,除了个别有大量酒窖能藏酒的厂家,其余所谓“10年陈酿”、“5年陈酿”,基本都是用食用酒精+水+酯来勾兑。国内最早推出“年份酒”的是白酒业老大贵州茅台。茅台公司先后推出了15年、30年和50年,后来又增加了80年“年份酒”,而继茅台推出所谓“年份酒”后,各家白酒上市公司都跟风效仿,依次推出了五花八门、眼花缭乱的“年份酒”。该报称,年份酒纯属玩的一个噱头,因为从生产流程上就能清楚看到,只有茅台或许能有点几十年前的存酒,具体有多少不得而知。但在30年前,即上世纪80年代初,茅台酒产量只有200吨,其他品牌的年份酒哪里来的就不言而喻,哪来那么多的“年份酒”?许多品牌的年份酒,如实在一点,是加了几滴确实是三十年前窖存酒,只是几滴而已。不实在的,就是刚从包装车间出来的成品,装在精美的礼品盒子中,和平时的普通酒没任何区别,但只要加上“年代”二字,身价马上就是几万到几十万。茅台酒设计师、高级工艺设计师马熊的说法,价格不菲的茅台年份酒根本就不上市,从厂里出来,直接被有头有脸的部门或人物从厂内提走,每瓶年份茅台至少5万元,年代越久远,价格越高,30到50万属常态。购买者,从公款到个人都有,但以公款为多。酒鬼酒塑化剂超标一曝光,行业潜规则整个暴露,该报断言,塑化剂就是中国白酒行业的三聚氰胺事件

  在过去嗜酒期间我们从生活当中累积下来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即使在我们停止喝酒之后,却无法像变魔术一般,转瞬间就消失无踪。

  虽然我们已经远离了醉生梦死的日子,但是酒瘾疾病依旧徘徊不去。所以我们已经发觉到,如果能够设法去除许多开始又再度萌芽发根的旧观念,将有助于我们康复的疗程。

  而这些老旧的思想,也确实一再地重复发生。我们所努力想要达成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从过去陈旧观念的束缚中,重新获得一种放松而自由的感觉。很多我们过去思考方式的习惯及

  当我们以全新眼光仔细检视时,原来它们只会压垮我们而一无是处。我们没必要再继续紧抓着不放,除非经过确实的检验证明有用,而且真正仍然可以发挥效果。

  我们现在可以使用非常具体的标准用来衡量一个想法目前的实用和真实性。我们能够对自己说“那正是我在喝酒时经常有的想法,这种思考模式现在是否有助于我保持清醒?今天这种思想对我而言是否有益?”我们过去很多陈旧的观念——特别是那些关于酒精、喝酒、醉酒、以及酒依赖方面的想法(或是嗜酒的问题,如果你比较认同此一措辞)——对我们而言不是毫无价值,就是实际上在自我毁灭,去除掉那些想法将会是极大的解脱。

  也许举几个例子就足以说明我们抛弃这些陈旧而无用的观念之益处。当我们在十几岁的青少年时期,对很多人而言,喝酒是一种宣誓证明,用来表示我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或者我们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聪明老练、见过世面或者足够强大可以违抗父母和其它权威。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喝酒总是与浪漫、性、音乐、功成名就及优越感、奢华享受密不可分。如果学校有传授任何关于喝酒的事情,通常只是对于健康的危害和可能被吊销驾照等——其余的事并不多。

  同时有许多人仍然相当确信任何喝酒行为完全都是不道德,直接导致犯罪、痛苦、耻辱和死亡。无论我们对喝酒的感觉曾经是什么,正面或负面,通常是强烈而又情绪化远多于理性。或许我们对于喝酒的态度仅仅只是无意识的,不假思索的全盘接收他人的意见。

  对于许多人而言,喝酒是社交场合中,必要而无伤大雅的一部分,在某些地方、朋友之间在特定时间内所进行的令人愉快的休闲活动。

  其他人也许视喝酒为佐餐必备物品。但现在我们问自己: 如果不喝酒,是不是就实际上无法尽情享受友情或美食?我们喝酒的方式是否

  有助于改善自己的社交关系? 这样是否能提高我们对食物美味的享受能力?对于想喝醉酒的想法,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其所衍生的反应甚至更加极端。不胜酒力可能被视为只是好玩或者只是丢脸。

  基于各种理由,想喝醉酒的想法常令许多人都觉得反感。可是对我们有些人而言,这是一种渴望的状态,喝醉酒不仅仅只是为了迎合他人的期待,同时我们自己也喜欢这一感觉。但是同时另外还有一个影响因素,就是由于受到社会知名人士的公然轻忽。

  有些人完全无法容忍从未喝醉的人,其他人则是鄙视喝得太醉的人。就现今医疗保健所发现的结论,目前对改变这些态度所能发挥的影响力仍然相当有限。当我们第一次听到“嗜酒者”这个名词时,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联想到是专门指那些年迈、衣衫褴褛、浑身颤抖或是在行乞令人讨厌的人,或是在贫民窟里喝醉酒的人。

  现在对此问题有充分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全都是废话。然而尽管如此,我们过去所残留的那些模糊不清的概念,在我们刚开始试着保持清醒之际,依旧萦绕在我们心中。

  蒙弊了我们的视线,使我们难以察觉到事情的真相。但直到最后,我们总算变得有意愿去接受,转变过去的那些观念——只是可能——部分也许有点错误,或至少不完全能够再准确的反映我们个人的亲身经验。当我们能够说服自己,以诚实的态度看待过去的经验、并仔细聆听其它不同于我们自己的想法时,我们就可以用开放的胸怀来面对一长串过去我们所未曾详细检视过的信息。

  例如,我们可以察看科学专业的叙述:酒精不仅是美味解渴的饮料,而且也是一种能够改变意识形态的药剂。我们学习到不但可以在饮料中发现到药剂,同时也存在于食物和各种药品之中。而且现在几乎每一天,我们都可以读到或听到一些特定的药剂对于人体所造成多重的危

  害(包括对于心脏、血管、胃、肺部、口腔、脑部等等)这是我们从前所未曾怀疑过的状况。药理学家以及其他的成瘾治疗专家,现在都已经认为酒精无论是使用作为饮料、兴奋剂、镇静药、补药或是安定剂,不能完全视之为安全无虞。但就每个单一个案而言,其本身并未必会直接导致身体伤害或精神恶耗。

  显然大部分人都能够优雅的使用,而不致对自己或他人造成伤害。我们发现,可将喝酒视为医学上的服用药物,酒醉就像是服药过量。滥用药物能够直接或间接的导致各种身体健康、精神、家庭、社会、财务、工作上的问题。

  我们能够开始看到酒精对有些人所造成的后果,而不是大部分只想到喝酒给我们带来什么。我们也已经发觉到,任何人,只要是有发生过关于喝酒方面任何型态的麻烦,也许就是处于我们称之为“嗜酒”的状况。

  此一疾病侵袭的对象不分其年龄、信仰、种族、性别、智力、背景、情绪、健康、职业、家庭状况、体质好坏、饮食习惯、社会或经济地位或其它一般的个性。问题不在于你喝多少或怎么喝、何时喝、为什么喝,而是喝酒如何影响到你的生活——当你喝酒时发生过什么事。

  在我们能够意识到自己有这个疾病之前,我们必须先走出一个老旧而又令人厌倦的误区:承认我们自己已经无法控制酒量是一可耻、懦弱的表现(如果我们曾经如此)。

  软弱?事实上我们需要相当大的勇气才能正视这一残酷的现实、毫无保留、没有掩饰、无需借口,同时我们不用再自欺欺人。(虽然似乎不是在自吹自擂,但坦白说我们很多人都幻想自己是世界冠军)在我们从酒瘾疾病康复的过程中,同样也会因为一些错误的想法而蒙上阴影。就好像其他数以百万计的人,亲眼见到一个人因为喝酒而导致死亡,对于这个嗜酒者为何无法以自己的意志力停止喝酒会非常的惊讶。

  这是另一个过时的观念,我们之所以会将这种想法一直铭记在心,主要是因为我们很多人在早年时期接触到一些典型、超强意志力的案例,或许是有过家族或邻里中的传奇人物。经过多年放荡不羁的生活后声名狼藉,但突然间改弦易辙放弃酒精、女人,到了50岁的时候,洗心革面、重新作人,从此滴酒不沾,成为举止得体、诚实正直的模范。

  这种当我们准备好时也能够依样划葫芦的幼稚想法,是一项危险的错觉。我们不是其他任何人。我们就只是我们自己(我们也不是每天喝一大瓶,一直活到90岁的老祖父。)现在我们非常确定的结论是,仅凭个人本身意志力来克服酒瘾问题,其效果就像是治疗癌症一般。从我们自己的经验中已经一再重复的证实此事。

  我们多数人曾经尝试独自解决,不论是希望控制酒量或是停止喝酒,但无论如何努力尝试我们就是无法得到持久的成功。即使如此,要使我们坦白承认需要帮助仍然很不容易。因为此种作法,看来似乎也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没错,我们正深陷于另一种迷失当中。但是我们最后终于问自己:如果我们能够获取并运用更强大的力量,是否比自己徒然无益的孤军奋战会更有智慧,尤其是在我们自己经过一段时间反复证实无法奏效之后? 如果按一下开关,就能开启灯光,我们不认为持续在黑暗中尝试摸索是明智之举。我们无法完全靠自己获得清醒。这并非我们所学习到可以保持清醒的方式。

  同时充分享受清醒的生活也不是一个人独自可以完成的工作。只要我们能够考虑少数几个有别于我们原本陈旧想法的观点,即使是暂时性的,我们就已经作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迈入快乐、健康的新生活。

  原本我们深信绝无可能会发生此事,但这种变化此时此刻正出现于我们成千上万的会员之中。

  比如说,大家看到两个人一起喝酒,都喝醉了,如果一个是酗酒,另一个是嗜酒,虽然表面现象完全相同,但他们的本质是截然不同的。

  问题的根本在于,能否控制酒量。如果能控制酒量,即使每天喝、喝的也很多,那么,这是酗酒,而不是嗜酒。

  如果喝上一口酒,就无法停止,即使几个月喝一回,这是嗜酒,也就是酒瘾患者。

  这里有一个误区,就是说,很多酗酒者戒酒了,所以,大家认为酒瘾患者戒不了酒是意志力、毅力、品质、道德有问题,这是完全错误的。

  世界上有很多人知道他们生来就不能吃某些食物――牡蛎、草莓、鸡蛋、黄瓜、糖或其它的什么――一旦吃了,身体或许不会太不舒服但可能引发严重的疾病。

  这种对食品过敏的人可能会非常自卑,他们时常抱怨造物不公平,让自己丧失了享用美味的能力。